半天,面不改色的岔开话题,说: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张元清顺势说道:

    “院长,无关紧要的问题别问,各位学员,无关紧要的话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袁廷长长吐出一口气,把测谎道具丢给不远处的星空探测者。

    “夏朝雪不是我杀的,她的死和(@82 中 文 网 最 快 更 新~)我无关。”星空探测者淡淡道。

    褐色小角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见状,人群又一次哗然起来。

    凶手不是星官?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星官的话,那就是利用道具作案。”清冷森系的炼丹课老师林素,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可能是凶手,包括女生。”

    “女生怎么和夏朝雪做爱?”一位女学员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气质清冷的林素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根本就没从夏朝雪体内发现男性的体液对吗。”

    众人陷入沈思。

    如果发现体液的话,我的红舞鞋直接就锁定凶手了,哪还需要这么麻烦……张元清心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,在院长的见证下,所有人都经历了一轮测谎。

    第一天的情况再次发生了一一找不到凶手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通过了测谎和洞察术的考验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凶手有特殊的隐藏能力,测谎和洞察无效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无疑加深了学员们的猜忌和慌张,看彼此的眼神里,悄然多了警惕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老院长思索许久,缓缓道:

    “所有人立刻前往图书馆,把自己昨晚到今早的过程全部写下来。从现在开始,两人一组,吃饭、睡觉,包括上厕所,都不能离开彼此三米,直到找出真凶,或者培训期结束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进入秦风学院的第四天,距离培训结束还有三天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张元清的声音,打断了众人前往图书馆的脚步。

    他盯着头发花白的老者,“院长,您也要接受测谎。”

    不等老院长回应,张元清扭头看向过河卒和任君梓,“你俩负责盯着院长。”

    压力顿时给到了院长身上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院长点点头,扬起手里的褐色小角,在众人的注视下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夏朝雪不是我杀的,她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褐色小角陈旧古朴,没有发光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半。

    咖啡馆。

    张元清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目光望向窗外的花圃,阳光灿烂,鲜花娇艳,彩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,蜜蜂则日复一日的工作着。

    他按住耳廓里的耳机,“从现在开始,任何讨论,都得用耳机大家牢记。”

    在他对面,是五官俊美的夏侯傲天。

    左边邻桌是赵城隍和孙淼淼,右边邻桌是天下归火和红鸡哥。

    六人,三组。

    因为院长的规定,必须两人一组,张元清权衡利弊,觉得非要多一个人的话,红鸡哥是最让人放心的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耳机里传来另外四人的回复。

    “情况不太乐观,夏朝雪的死有问题,我怀疑凶手是冲我们来的。”张元清说。

    “初步怀疑,是院长。”赵城隍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,“女生宿舍楼下,他问元始天尊的那个问题,已经暴露他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,院长是铠甲人?”天下归火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夏朝雪死的不合时宜,且不合常理,所有人都觉得不合理。

    但在院长问出那个问题后,地宫小队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知道铠甲人不是元始天尊的,也知道铠甲人在觊觎着石门后的宝藏。

    赵城隍无声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夏侯傲天,这位性格有严重缺陷的方士,搅拌着咖啡,想出自己的理由“首先,铠甲人怎么知道石门被打开过?他一直在湖底监视?如果是,那他根本没必要杀夏朝雪,直接冲我们来就行。

    “其次,院长杀夏朝雪就不合理,他是白花会任命的院长,发现石门被打开过,他直接上报总部就是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有名有姓的体面人,总部事后找我们调查不要太简单,难不成我们因此做通缉犯?”

    孙淼淼对此表示赞同,“院长杀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